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 星瀚資本創始合夥人楊歌:産業環境與新舊動能轉化

星瀚資本創始合夥人楊歌:産業環境與新舊動能轉化

日期:2019年6月17日 14:52

(來源:投中網)

 

    星瀚資本創始合夥人楊歌提出“産業升級是互聯網發展的必然方向、信息化是産業升級的原動力、人工智能是信息化發展的必然方向”,並著重講解了對新舊動能轉換的理解,爲新舊動能轉換實施路徑提供了有建設性的建議。重點強調技術未來的發展趨勢:降低成本、降低能耗、更加智能、更加高效。
    星瀚資本成立不到五年的時間,主要關注的是市場中最新的技術在産業升級中的應用。包括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包括VR/AR。今年年初有一個詞彙叫産業互聯網,不管是叫産業升級還是叫産業互聯網,都是我們非常關注的方向。
    首先,我們面臨投資的一個選擇,現在整個市場中股權和債權投資占大多數,在其中是要有一個選擇過程的。我們在投資的過程中有很多方向存在真正的經濟價值並不能在短期內體現得非常明顯。這就是股權投資存在的一部分限制。而我們要看到背後的價值,是否能夠將傳統行業改變、轉型,是否能夠推生新的行業,這是我們真正想去看的方向。
    我們在發展完基礎産業再到互聯網,經曆了幾次全球性金融危機,真正大的企業做起來之後,出現了金融危機産生的泡沫,越來越多的風口回歸理性。在這麽一個情況下資金和資本的沖突越來越大,原因是舊動能的産能不足。所以在新舊動能交替的過程中,所有人趨向于資金避險,想去投資新的東西又縮回來了,而傳統的行業産能無法滿足需求。
    這個情況導致金融周期的變化,金融本身是分短周期、中周期和長周期,我們現在正在經曆幾個金融周期都在調整的過程。下一個經濟周期是由更新的科技推動,但是新科技要經曆一段沉浮期。給大家推薦一本書《創新者》,在這一段時間裏面我們需要打造新動能産能的底層框架,技術、産品、供應鏈整個的生態,在這個時候我們要等待並助推新的動能到來。
    互聯網紅利在迅速下行。前幾年大量公司做流量生意,這兩年流量發生了什麽呢?從專業角度來講,這兩年流量的價值不再是基于收集流量的價值,做一個社交圈吸引所有人下載使用,目前很難做成這個事,不是一般人可以參與的事情。所以互聯網紅利趨向于大型機構,並且越來越集中。小公司去收集流量已經沒有太多的價值了,大量互聯網電商公司這兩年正在經曆把流量變現的考驗,考察一個企業能否用已有流量做變現的能力。
    在這個過程中除了我剛才提了風口之外,真正的經濟動能産能是生命科學、生物醫藥,再加上人工智能和大數據,但是這個産能周期較長,在這種情況下對于人工智能和新興科技其實大家都屬于一個摸索的狀態,實際上並沒有真正産生太多有效價值的科技體現出來。我們可能需要十年左右的時間打造底層的人工智能框架。這些東西都需要大量的時間去積累,不會達到立竿見影的效果。
    在這個時候産生了經濟的空擋期,在這個時候投資行業裏面有一句話叫領先一大步等于賠錢三年。我們都認可三十年之後癌症有很大可能會被治愈,但是還需要三十年的時間。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如何克服當前的困難是我們做投資很重要的事情。
    所以在這個空檔期裏我們不應該長時間逗留于互聯網市場,還去學習之前的社交模式,第二我們不能遐想人工智能時代來了就做僞人工智能的産品,我們應該下沉到市場裏面去。第一種是做下沉市場,第二種下沉就是我們要把事情做得更傳統,把傳統行業進行改造。已經實現互聯網化的,比如像衣食住行,我們能否下沉到傳統行業裏面去,是否能夠使建材、紡織等等其他行業都能夠逐步改善成品率,提高效率等方面。這些構成了我們所關注的話題叫做産業互聯網,就是利用已經成功的信息化改革模式。
    在這麽一個情況下去看現在經濟整體情況。需要很客觀的了解我們現在面臨的機遇。這是我今年年初總結關于目前的一些宏觀情況。紅顔色的部分是現在相對客觀的環境描述,綠色部分是目前中國相比其他國家存在優勢條件的描述,這些構成了我們當前的整個經濟環境,我們要在這種經濟環境下尋找機遇。不可否認的是一件事情,目前整個經濟環境裏面的資金流動性並不是特別強,由于幾種舊動能在下降,到今天爲止都屬于償債周期。在這種情況下新動能想迅速擴大是缺少推動力的。這就是我們當前的一個宏觀的大環境。


    面臨這種情況國家在今年年初提到了新舊動能轉化。簡單的講新舊動能是指傳統舊動能就是制造業,這種傳統動能基于傳統中國重工業和輕工業,這是中國大量的傳統動能。比如說噴漆行業,原來整個工廠可以非常簡單的去生産這個工藝,但經濟化程度較爲粗糙。而對于新經濟,比如說我們經常提的智能制造,新的微納米技術,也就代表著傳統工廠的器械是需要淘汰和更新的,我們要進行整體的生産改換和整體供應鏈的改換。在整個動能遷移過程中是整個從頭重來。
    另外一個動能就是房地産業,互聯網業已經不再是一個新的行業了,已經逐漸變成了舊動能。我們可以發現現在的流量對于小公司來說已經不是最看中的一部分了,整個互聯網産業中所有平台競爭已經非常激烈了。我們需要拿這個動能來去改換、來去驅動我們的傳統企業,而不是再去拿它去做創新。
    對于新動能來講,我們有很多可以發展的行業比如說像數據、像生物醫藥,這些都是屬于新動能。這兩個動能之間的問題和挑戰是,對于新動能來講系統搭建複雜度是非常高的。比如說爲什麽做火箭和特斯拉的創業者,他爲什麽做公司這麽困難,並不是因爲制造火箭的理論錯了,也並不是因爲特斯拉的車沒人買,而是因爲沒有上下遊産業鏈,每一個火箭的板材裏面的塗料、燃料、螺絲都是沒有供應鏈的,所以導致他們自己必須去上遊做供應鏈。說明當你領先一大步的時候你就得自己獨立的建造産業鏈,也說明一個問題我們在做新動能遷移的過程中他面臨的是整個新的體系的搭建。投資投形態、業態和生態。投資要投生態,上下遊都不是很標准化的時候,那就是一個孤島,在那個地方是沒有生存價值的。整個生態的建立是新動能最大的一個挑戰。另外就是大衆的知識需要及時更新,必須要等一代人對于人工智能和新的技術有比較深刻的認知之後這個行業就會得到很大的提升。這就是新動能整個的挑戰。
    傳統的固化問題、整個體制改變比較難的,以及整個管理和生産的慣性,就是這一套方法已經非常熟悉了但很難邁出一大步去挑戰新動能的狀態。所以新舊動能轉化說起來很容易,但其實是非常難的事情。對于房地産行業作爲舊動能,現在有很多數據。中國房地産和美國進行對比中國的房地産總市值和美國相比已經差出三倍以上的距離,包括中國大部分家庭所持有的財産都是房産,這是不夠健康的狀態。從傳統制造業角度來講,一直支撐中國過去20年來最重要的一個方向,傳統制造業産能已經飽和,而且它的應用市場在逐漸縮小。在這個時候中國制造要整個進行替換。像精密儀器制造等。在這個時候以前的經驗和傳統的産能是不適用的。
    在這個過程中,科技創新肯定是新舊動能轉化的一個非常重要的點。我簡單的做了一個時間軸的變化,現在我們所面臨的科技創新大體來講在中間這一階段,前面這一部分基本上已經完成了,而我們現在是剛剛經曆完互聯網,然後再進入到智能化以及其他像生命科學和生物醫藥這些行業有很大的機遇,但是仍然有很長時間的挑戰。所以說這個過程是我們現在如何看待這個産業的過程。


    最後我們給大家提一些關于産業互聯網的一個升級過程。我們如何面對現在的市場以及什麽樣的方向是比較有價值的,我們認爲信息化的提升和整合,産業互聯網是比較有價值的。我們在觀察産業投資裏面,主要關注的是行業信息化的提升,如何能夠做到醫院産業變成一個平台,如何能夠做到物聯網行業開始使用各種各樣的芯片和智能化的東西,要一點一滴去做。首先要把目前所熟知的傳統行業,比如說工業制造等等這些行業一步一步推向數據推向信息化,讓公司首先具備信息化管理系統,數據化管理系統,用數據去管理公司,形成一套系統之後,一步一步把商業做的越來越標准,再推進到模塊化和智能化。每一步都使用一個更先進的工具,我們提了這麽長時間的數據,每一個其實都是産業升級的工具。最重要是要用標准化的語言去管理你的公司,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在裏面不能有非標的東西。一定要標准化的信息管理方法去管理。
    最後我們做一個總結,産業升級的一個過程,分幾個階段,最開始是技術,然後是産品,然後是商業模式,對于數字化和信息化來講就是一個簡單的數據庫標准化的體系去管理,當你把這套東西做好的時候你才可能成功。整個這套體系不是數據之和的體系,計算機去訓練它的時候根本訓練不出規律。目前中國的很多産業都處在一個比較模糊的基礎上,沒有基礎的標准去完成。我們要去把各個行業能夠推到真正的基礎水平之上。讓它能夠完成信息化、完成數據化,再提人工智能,再提領先的科技産品,一步一步完成升級才可以。
    我們需要整體轉型,原來是做傳統工業和農業的,不能只學形態不學生態。我們應該回歸到所熟悉的産業裏面,踏踏實實從傳統的經驗化改成信息化、數據化的過程。看完整個的行業變化之後,我認爲動能轉化還是有很多機遇的,不要機械地去學習這些看起來很智能化的東西。

所屬類別: 行業動態

該資訊的關鍵詞爲:

  •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中北路9號長城彙T1寫字樓19-20層
  • 電話:027-87440849 傳真號碼:027-87440849 郵編:430061